追逐著時光的腳步

不經意間,春天已經成為過去,舉手投足之間,夏已過半,光陰宛如青綠的詩句,靜默而美好。總是感覺時間很不經用,還有許多事情我都沒有來得及做好,甚至還沒有做,就已被時光遠遠地拋擲身後了,心底竟是深深的挫敗感。很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恰到好處,也很想在這個張牙舞爪的世界上毫發無傷地活著,卻總也沒有全身而退過。也許人的一生總會留有一些遺憾,為被自己不曾好好珍惜的人,或者為那些不曾被珍愛過的年華,想來沒有誰可以躲過宿命的安排,沒有誰的人生會是完美無缺的吧。

一個人來這世間,許是上蒼的安排,背負著使命,也攜帶著美好的夙願,一直都是相信因果輪回的,前世種因,來世結果。我不知道自己的前世究竟是什麼,一株草還是一朵花?三生石上是否也刻有我和他的名字?今生我來人間是否就是為了續寫這一段又一段命定的緣分?我想不起來了,也無從知曉,一定是我在忘川橋上喝下了那碗孟婆湯的緣故。我清醒地知道,世間萬物,生死枯榮皆有定數,一如緣分,聚散離合亦自有天意,此生我只是一介凡人,渡不過生命的河流,始終參不透那些深藏不露的玄機,風雨飄搖,生老病死,自己竟無從掌控!今生,願做一個最平凡的女子,擁有世間最平常的幸福,只想在有限的生命裏,盡可能地完成前世的使命,再為自己的來世多攢福報,祈願今生平安幸福多一些,來世可以活得更好一些。

時常一個人獨自在歲月的漩渦裏顛沛流離,漸漸習慣了紅塵裏的種種劫難,人世間風聲鶴唳永無寧日,山河歲月草木皆兵,我皆無所畏懼。塵世裏的紛爭永不停歇,生命的年輪一圈又一圈,我來這人間已有三十餘載,曆經流年滄桑,嘗盡世情冷暖,終於學會了沉默,沉默到遺世獨立;懂得了拒絕,拒絕得浩浩蕩蕩;亦學會了慈悲,與光陰說禪,對歲月忍讓,與生活共舞,過素簡人生。

紅塵打坐,端然在光陰的兩岸,此岸花開年少,鮮衣怒馬,鋒芒畢露;彼岸已是出走半生,花開半夏,淡若清蓮。年歲越長,愈發孤獨。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聽著高山流水的旋律,心在這一弦清音裏跌宕起伏,眼前便會浮現出伯牙破琴絕弦的樣子,歎這世間終是再難有子期了!終於知道,有些話,不必說;有些人,不必等。懂你的人自然懂得你的所思所想,不懂你的人說的再多都是對牛彈琴,何必枉費口舌。愛你的人也必然會為你著想,愛你所愛,想你所想,不離不棄。知我者謂我心憂,不知我者謂我何求!